6/27/2005

(雜談) 短休過後

自從五月中考完最後一科之後,原本應該在寫作上加把勁;過去一年多的碩士課程已把大部份的工餘時間吃得一乾二淨。可是,這亦令我放鬆得有點過了頭。再者,一直以來我都是先定了題才寫,用手寫又比較慢,慢工出貨自然無可避免。休息了三個星期,是時侯提起筆了。
------
剛剛更新了sidebar上的連結,加入了不少我喜愛的blog。可是,在上面少了港燦筆記實在叫人茫然若失。港燦兄,希望你會在自省期重出江湖吧,blog人們都很掛念著你呀。
------
民陣在本星期終於決定繼續讓同志團體在今年七一遊行帶頭。我一方面為民陣堅持宗旨感到安慰,一方面則為他們竟然用如此多的時間來決定一個如此基本的原則問題:同志沒有權爭取民主、自由、公義嗎?為什麼他們不可以領頭?

只是因為明光社 - 一個從未參與七一遊行、從未參與民陣的組織動員的原教旨組織的說三道四舉棋不定。先不論民陣最初的決定是否最佳安排,民陣全名「民間人權陣線」,同性戀者既是人民一份子,便有權爭取人權,七一作為一個多元和平抗爭的平台,不應排拒。民陣對明光社的歪理有所顧慮,已經是愧對他們的宗旨,實應好好反省。
|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