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9/2005

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昨晚和兩個海外同事吃晚飯,與會的還有部門的同事們。氣氛不俗,過了一個愉快的晚上。可是,當大家分别之後,我不禁心有戚戚然。這和我的同事們無關,而是與那頓晚飯有關。

晚飯的菜單是酒樓的套餐。這本來沒有問題,但那酒樓是以量取勝的(雖然它的出品亦是不俗的),而昨晚的出席人數比原本估計的少,剩菜自然比較多。再者,兩位外國同事都因近來的禽流感疫情而避食禽鳥,套餐中的炸子雞自然無人問津。那隻雞可死得無辜啊...

但最可恨的是席間竟然有一道魚翅。我一時間不好意思拒絕,便無奈地吃下了。一想到最少一條鯊魚因為自己而死,無論如何都放不下。

So pretentious, you! What a hypocrite.

知易行難。我的個人修養還是很有限。這次的教訓:唔要就唔好要,溫和地拒絕,其他人唔會介意。與其唔安樂,不如一開始就唔要。
|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